男人为什么会阳痿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因为你过度的摧残自己的身体,你的精气神(元神)被消耗光了。比如我们男人的精气比做一杯水,而我们的身体会自动加满这杯水,而因为过度的行淫的,导致杯子有个小洞,漏水了。所以你的杯子永远不会满,所以你就肾亏肾虚了,此时的你不仅没有停止行淫,更是变本加厉的折腾原本受伤的肾,所以你就开始阳痿了开始早泄了。明白了吗?

  您如果是已婚,可能您的房事过于频繁,过于伤身体,岂能不亏不虚?如果您是未婚,你可能有、之恶习,赶紧戒掉吧,醒醒吧。

  您可能不孝敬父母,对父母没有做到孝悌,看看《玉历宝钞》和蔡礼旭《弟子规》就会明白的。父母是你的根啊,孝敬父母的人是不会有这些毛病的。

  您可能乱搞男女关系,不注意检点自己的行为。爱看一些不干净的电影和图片,爱讲一些黄段子笑话。不注意口德。

  以上5点仅供您参考,根据您的情况你仔细核实一下。如果是这样子的话,请看以下治疗方案

  马上停止房事,二个月内不要行房,未婚者不要、。多多运动,多晒太阳,补充您的阳气。

  戒烟吧,戒酒吧。这二毒你不戒,难治啊。今天肾好一点,明天就亏了,为什么呢?你抽烟喝酒样样来?就是神仙也治不你的病啊!

  最好去看看彭鑫中医的视频吧,对于治疗肾虚肾亏有极大的帮助。注意哦,要认真看。

  如果您有不良嗜好,如爱看不干净的电影,赶紧删除吧。那会害你一生,你永远被人瞧不起,如果你愿意当一个伪君子的话,您可以不删。

  晚上少吃饭,少吃零食,最好是早晚吃红枣和花生和大米煮成粥,来喝。这个药方是专门治疗肾病的。不过前提是你必须停止房事。否则,难有效果。

  时刻保持轻松快乐的头脑,可以在房间或者办工室播放一些轻音乐,或者是大悲咒之类的佛教音乐,可以改善您的心情,还可以改变磁场,也就是道家说的风水了。

  最后真心的祝福您早日康复,也真的希望您能所这些方法告诉和您一样的患者,因为只您才明白你们的痛苦和自卑。好了,祝您全家欢乐,万事吉祥!!!

  2014-04-15展开全部出现这个就会接连而来太多的烦恼了。很影响身心和心情的。开始身体一直都很不错,当然下面也是钢钢的好的。每次也能达到一定的满意时长的。每次双方都很满意的。很是快乐,但后面由于工作等方面的压力吧,就出现这种想都没想过的了。当时心里很是急,到处找方法试了。都一直没改善。

  终于在那一在学到了、;《陈橅奇的幸福实记》、。这文章里讲到的纯天然的草本的重振之法。也是没多久后就完全回到了激情的时候了。真是挺棒棒的。

  那白色蚊兽嘶鸣,全身须发骤然间竖起,砰的一声,立刻就此其身体上全部脱落,好似一把把飞剑般,带着奇异的呼啸,蕴含了一股惊天的神通,似乎可以破开天地,齐齐向着蚊兽王凝聚。

  蚊兽王前行之势没有减缓,反而更快,它尚处于生长之中,一生与同族之间绝少厮杀,仿若在学习,冲出的刹那,它全身的倒钩须发竟然在蓝光骤闪中疯狂的增长起来,转眼间,每一根须发,居然都有了数十丈大小,弥漫全身,冲出的刹那,也学着那白色蚊兽的样子,全部断开,如同雨水降临,直奔前方轰然而去。

  轰的一声巨响,两片须发之雨疯狂的砸撞起来,形成了一连串轰隆之声,更是有一股巨大的冲击向着四周横扫散开,使得四周的蚊兽纷纷退避。

  蚊兽王凶焰更浓,冲出了须发碰掾的中心,直奔白色蚊兽,砰砰之声回荡,却是如真的疯癫一把,狠狠地,不断地撞击,其巨大的口器更是寻找一切机会刺入白色蚊兽体内。

  那白色蚊兽急急后退,就在这时,突然一股极强的气息从山脉内轰然而出,这气息内透出一股蚊兽之间的戌压,仿若在这气息下,所有蚊兽,都要屈从!

  在运气息出现的刹那,另外一只白色蚊兽飞起,嘶鸣中整个山脉轰轰颤抖,却是有一道巨大的裂缝,从山脉顶部出现,咔咔之下直接延伸山脉底部,好似有人生生的把这山脉掰开了一般。

  一道紫芒从那山脉的裂缝内闪出,与此同时,一股带着沧桑感觉的气息,随之弥漫天地,更是在那裂缝内,出现了一片紫色的雾气。

  这片雾气浓郁,出现之后骤然收缩,却是从那雾气内,缓缓地飞出了一只百丈大小,通体紫色的狰狞蚊兽!

  这蚊兽全身弥漫紫色的须发,虽说下垂,看似凌乱,但却在它出现的瞬间,四周无论是赤红还是蓝色蚊兽,均都安静下来。

  宋洛海双眼瞳孔收缩,盯着那须发凌乱的紫色蚊兽,贪婪之色一闪而过。蚊王!”

  这紫色的蚊王,冷漠的日光横扫,好似随意的看了一眼宋洛海藏身之处,最后目光落在了王林的蚊兽身上,许久,它传出一声低嘶!

  这是一声蕴含了蚊王威压的嘶鸣,在这威压下,一切蚊兽,都要服从其令,成为蚊王族群的一份子。

  王林的蚊兽,这一番表现,显然获得了这紫色蚊王的认可,故而才会现身出来,亲自收服成为族群的一员。这也正是王林的目的所在!

  在这紫色蚊王的嘶鸣中,王林的蚊兽同样传出低嘶,仿若臣服一般,在王林的操控下,缓缓的向前飞去,与紫色蚊兽的距离,渐渐地极近。

  在这紫色蚊王出现的刹那,王林便清晰的感受到,对方身上传出了一股碎涅中期的气息,这蚊王显然并非绝强,这山脉是其族群所在,平日里,显然都是深居其内,慢慢的进行着蜕变的挣扎,不会轻易现身。且王林的蚊兽,尽管实力不够,但却蜕变成为了金色,故而这紫色蚊王,港彩开奖记录,却是很难发现王林蚊兽真正气息的隐匿。

  王林蚊兽的前行,并未引起四周蚊兽的注意,即便是那两只白色蚊兽,也同样没有发觉,昙是冷冷的盯着王林的蚊兽。

  这短短的距离,王林的枚兽用号-三息临i,此刻它距离紫色蚊王,已然不足十丈。那紫色蚊王双眼闪过一丝疑惑,再次低嘶一声。

  王林的蚊兽同样回应,但却在嘶鸣中身子骤然速度暴增,十丈的距离,瞬间就直接越过,在这一刹那,四周的蚊兽立刻剧烈的嘶吼起来。

  那两只白色蚊兽更是眼中凶光疯狂的闪烁,就要冲出,即便是那紫色蚊王,也是全身气A。~立刻阴冷。

  但就在这瞬息间,王林蚊兽身上的元神藏身的规则之星,却是迅猛的旋转,轰然间便飞出,在半空散发刺目之芒,笼罩天地的刹那「王林的元神直接幻化!

  他的出现,立刻就引起了四周所有蚊兽的哗然,一声声尖锐的嘶鸣中,这些蚊兽疯狂的冲击而来。

  但这一切,却是没有让王林有半点分神,他此行尽管凶险,但在他的分析下,却是有近八成的可能会成功。一切,全部都是一个快字!快!

  王林元神刚一成型,便立刻一步迈出,右手抬起向前轰然一挥,骤然间天地之力轰隆隆的凝聚,化作一股狂风横扫,立刻那紫色蚊王身边的两只白色蚊兽就被狂风扫中,轰的一声齐齐被卷出。

  在那两只白色蚊兽被轰出的刹那,王林没有任何停顿,临近了那后退中的紫色蚊兽前方,双眼寒光一闪,左手抬起向前虚空一拍,骤然间天地之力疯狂的凝聚,与此同时王林右手枯起,迅速在左手字背上点了一下。

  这一指落下,天地轰鸣,风卷残云一般,无尽无力甚至还夹杂着仙力疯狂来临,融入那一指,随之落下的刹那,涌入左手!立刻便有一个规则之星的印记,在王林左手背上闪烁而出,移动在了左手食指外,闪烁起来。

  那紫色蚊王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此生几乎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,这危机之强,使得它剧烈的嘶鸣,身子疯狂的后退。

  王林没有停顿,身子前行中右手画出一道弧形,再次落下,点出了第二指,这第二指一落,天空犹如无数雷霆刹那弥漫,传出轰隆隆的巨响,似乎就连大地,都随之震动。他左手背上,出现了第二个规则之星的印记,移动到了中指,急剧的闪烁。

  更是在迈步前走中,王林右手再次一扫,指尖第三次落下!这一次,整个大地好似出现了龟裂,咔咔之声下,轰轰而动,天地无力在天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磅礴而出,好似被王林右手一扫中聂来,填入进了左手背!

  这一切都是瞬息间发生,王林在半空,迈出了三步,而那紫色蚊兽,则是退后出了数十丈,全身紫光骤闪,下垂的须发弯曲,正向着竺起过度。

  四周的蚊兽,正在疯狂的冲来,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,凶焰滔天,仿佛要把王林生生撕碎!更远处,随着这些蚊兽的嘶鸣,隐隐可见天地扭曲,似乎有大量的蚊兽正在急速向这里赶来。

  王林神色冰冷,迈出了革四步,右手向着天空一抓,骤然间天空轰隆隆的巨响回荡,却是那出现的漩涡,好似被王林一把抓在了手中,急速的缩小,随着王林那一扳,轰然间化作了第四指之力,在王林指尖落在左手背的第四次中,涌入进了左手。第四个规则之星的印记幻化!此刻的王林,其左手五指中的四指,全部蕴含了规则印记,这一只手,仿佛成为了规则之手,在第二指落下的刹那,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疯狂的回档下,却是直接印在了那紫色蚊王身上!这一切的发生,说来缓慢,但实际上,只是三息!

  那手印落在了紫色蚊王上,这一刻,似乎就连这风界的风,也出现了刹那的停顿。

  轰轰之声崛空而起,那紫色蚊兽体内传出砰砰之声,巨大的口器更有裂缝,在它的眉心上,一个清晰的手印,正在进行疯狂的崩溃,大量的鲜血从那手印内喷出,使得这紫色蚊王凄厉的惨嘶起来,身子后退中它全身立刻便有大片的紫色雾气轰然散开,但立刻又急速收缩坷-到体内。

  周而复始,在短短的时间内,一连出现了三次,每一次紫色雾气的散开与收缩,竟然都会使得其眉心的掌印,略有模糊。

  仿佛这紫色蚊兽正在以这种方式,飞快的疗伤,与此同时,在它退后中,其全身须发全部竖起,更有天地规则似乎弥漫在了其身体外,竟然出现了一种仿佛碎涅修士施展神通前的迹象!

  而此刻,那被王林卷出的两只白色蚊兽,凄厉的嘶鸣中疯了一般的扑来,还有四周那数百个蓝色蚊兽,散发出相当寺净涅的气息,不顾一切的冲击临近。

  外围,那数千赤红色蚊兽,更是疯杈鹄环绕,全身须发竖起,死死的盯着王林,嘶吼惊天动地!

  更远处,天地波纹越加扭曲,隐隐可见一片似乎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,向着这里急速弥漫而来。

  就在这一刹那,王林的蚊兽身上蓝光骤然闪烁,转眼就把四周笼罩,但却在下一息中,这片篮光轰轰崩溃,一片金光从由散出,成为了这方圆数万里屯,唯一夺目的金光!

  那金光中的蚊兽,就好似真正的王者,仰天传出了一声如滚滚雷动的嘶鸣!这是王者的嘶鸣,是蚊王的咆哮!

  在这金光出现的刹那,外围那些赤红蚊兽顿时身子一颢,竟然齐齐停止了冲击之势,眼中露出敬畏,甚至看向那金光的双目,更有惊恐。

  还有那数百的蓝色蚊兽,前冲之势也在金光出现的瞬间,全部顿了一下,日中有挣扎,但却不敢靠前。

  即便是那两只白色蚊兽,也是通体一震,生生的停止了身子,环绕在外,就连嘶吼,也弱了不少。

  那后退中疗伤的紫色蚊王,更是明显的一怔,但很快就双眼露出滔天凶焰,在王林的蚊兽嘶鸣的同时,也随之剧烈的嘶鸣起来!

  这一切,因为王林蚊兽蚊王的气息散出,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这已然不再是王林身为修士与紫色蚊王之战,而是两只蚊王之间的厮杀与吞噬!蚊王之战,所有蚊兽均都不得参与,也不敢参与,不能参与!

  王林的计划中,眼下之事,是其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!王林的蚊王在散出金光,仰天长嘶之后身子如金色闪电,直奔前方,冲向那重伤的紫色蚊王!

  与此同时,王林的元神也急速的消散,重新化作规则之星,落在了蚊兽身上,但却在其落下的刹那,王林施展了收宫的最后一式!

  其无神右手抬起,向着那紫色蚊王骤然一指!这一指之下,天地轰鸣,没有无力来临,却是从追风仙界内,蓦然间便有无尽的仙力轰然的凝聚而来。引动仙界之气,化作了葳峰的定身一指!一指落下,那紫色蚊王通体蓦然一顿,却是被封死了一切行动!

  在其身子停顿的刹那,王林的蚊兽瞬息临近,那散出金光的巨大口器,轰的一声就刺入进了紫色蚊王的身体内,疯狂的吸了起来。

  紫色蚊王身子颤抖,飞快的枯萎,最终彻底的消散,甚至连身体都化作了精华,全部被王林的蚊兽,吸收!

  一声充满了欢喜的嘶鸣从王林的蚊兽口中传出,惊天动地的同时,更是有一股威压弥漫,笼罩四周!

  “新蚊王的诞生!!”那始终隐藏在山石后的宋洛海心神震动,之前的一幕幕,让他可谓是大开了眼界,尤其是在王林元神出现的一刻,宋洛海立刻就认出,那绝非是蚊王的神通,而是真真切切的元ji)!“蚊王身上竟然有修士元神!”宋洛海日光一闪,盯着蚊王「却是怦然心动。今日膏药生效,手臂可以慢慢活动,正在写第三更,补昨天承诺。

  淡金的光芒从蚊兽体内散出,笼罩四周,威压弥漫之下,四周数千蚊兽更是亲眼见证了新王的诞生!

  那些赤红色蚊兽,是第一批就服从者,此刻神色均都是充满了敬畏,传出认同的嘶鸣。至于那敌百蓝色蚊兽,则是眼中露出挣扎之色,但随着蚊王那威压的弥漫,却是很快便露出顺从,盘旋在四周。

  最为艰难的,则是那两只白色蚊兽,这两只蚊兽死死的盯着王林的蚊王,任凭蚊王如何威压,神色均都是阴冷。

  王林的蚊兽双眼露出凶光,低嘶了一声,随着其嘶声响起,四周所有蚊兽全部目光凝聚在那两个白色蚊兽身上,露出凶■焰。

  那两只白色蚊兽悲鸣一声,其中一只方才与王林蚊**战者,身子颤抖之下,双目渐渐露出妖异红芒,却是瞬息间便有一股毁灭性的气息从其身休由散出,刹那中,其身子轰的一声,竟然崩溃!

  血雾弥漫,横飞中落向四周,就在其崩溃的同时,另外一只白色蚊兽,也同样选择了崩亡,轰的一下,成为了血肉落在了四周。它们,宁晃也不顺从!

  这两只白色蚊兽相当于碎涅修士,它们的自爆,立刻就形成了一股疯狂的冲击,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横扫,就在它们崩溃的刹那,隐藏在山石之后的宋洛海,却是双眼猛地一缩。“就趁现在!”他的贪念已经淹没了理智,尤其是亲眼看到了新诞生的蚊王身上竟然有修士的元神。

  在他想来,这绝非是有人元神出窍凝聚,而是一个在这风界内失去了肉身的修士,不知与何种方法,竟然与这政王融合在了一起,从而出现了一种极为特殊的存在!

  这种事情,他此生尚是第一次遇到,在他想法中,这蚊王可以说就是一个修士了,控制蚊王难度太大,但控制一个与蚊王融合的修士无神,却是并非太难!

  如此,他绝不能放弃这个机会,但那数百蓝色蚊兽,数千红色蚊兽,尤其是那两个白色蚊兽,却是让他即便贪念再大,也丝毫不敢冒头。

  但眼下,在看到那两个白色蚊兽崩溃,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冲击横扫,使得那些蓝色与红色蚊兽退迪这一绝伦良机后,他的心,活了!

  “这元神不强,最多也就是碎涅初期的样子,操控了那蚊王内的无神,我就可以控制蚊王!”宋洛海咬牙之下全身立刻就有砰砰之声传出,却是刹那间他身子轰然破开了山石,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,在那两只白色蚊兽崩溃的冲击下,直奔王林的蚊王而去!

  他选择时机,可谓是极为恰当,显然在贪念压过理智中,也经过了详细的计算与分析。此刻刚一飞出,立即就双手掐诀,碎涅气息疯狂的爆发出的同时,更是便有日月虚影在其双手中幻化而出,出手,就是最强神通!尤其是他身为寂魂道之人,其宗派神通的最大特点,便是与魂,与元神有关,伤人不伤身,而是专伤神与魂!

  更是在他神通弥漫而出的刹那,这宋洛浍骤然便是一声低吼咆哮,这咆哮轰隆,其内却是蕴含了一股针对元神的神通,在这咆哮下「元神会受到震动,出现短暂的眩晕!他一切的举动与算计,可谓是极为完美,只是……他遇到的是王林!

  王林早就察觉出宋洛海的本在,但却没有理会,此刻白色蚊兽崩溃的冲击下,在那宋洛海现身的刹那,王林元神所在的规则之星立刻闪烁。

  在时方冲出的刹那,王林的蚊兽立刻就同时后退,只见在那冲击的波纹回荡中,宋洛海身影如虹追击,眼看就要追上,但就在这时,那规则之星旋转中,在那宋洛海神通临近的瞬间,王林元神幻化而出,日露嘲讽,右手抬起向前一挥。

  轰然间,一股狂风化作漩涡风暴,骤然出现,直奔宋洛海而去,轰的一声,却是与其神通碰撞,发出惊天动地之音。

  那宋洛海面色立刻苍白,一口鲜血喷出,身子不由自主的退后数丈,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对方那横扫中,威力并不大,但却蕴含了一股道念意境在内,更有规则弥漫,瞬息间就搅乱了他的心神,更是意境险些就此崩溃!

  但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让他顿时魂飞魄散!只见王林的元神抬起手,向前一指!与此同时其蚊兽立刻长嘶。

  骤然间,四周所有蚊兽,立刻疯狂的冲进而来,转眼之间,就把宋洛海前后左右一切方位,均都封死,将其深深地围困在了蚊兽群内!

  数千红色蚊兽,数百蓝色蚊兽,它们展现出来的群体之力,在这一刻,即便是王林,也是亲身首次看到!轰轰之声不断从那蚊兽群内传出,还有宋洛海带着惊恐的低吼。“宋某知错,道友留情,道友留情!!宋某是寂魂道长老,道友放我一次,日后定有厚报!”其声音充满了焦急与恳求。

  王林神色如常,神念传出中,其身下蚊王嘶鸣再起,却是那些蚊兽群,进攻更为疯狂起来!

  此时此刻,八阶星域内,无极宗所在之地,这里存在着三颗巨大的修真星,盛典便是在那第二颗修真星上举行,已然开始,且进行了多日。

  整个无极宗,这千年一次的分宗大比,可谓是极为热闹,人数众多,密密麻麻之下,把这整个修真星全部喜据。

  更是邀请了一些大神通修士还有宗派之人前来观礼,使得无极宗,人声鼎沸。甚至还有一些散修之人,也凝聚来了无极宗,观看这盛典大比。

  一个占据了小半个修真星的巨大平台,便是无极宗分宗大比的战场所在,在这平台四周,有无数台阶登天而起,这些台阶便是坐席,此刻满满的全部都是修士。

  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中,归元宗的位置,在北部边缘一块小小的区域,与其他宗派动辄百人规模相比,归元宗,只有不足十人,显得极为萧瑟。吕烟菲默默的坐在那里,还有数日,待结束了四阶宗派的比试后,就要轮到五阶分宗了。

  其余归元宗之人,同样带着陌落,坐在一旁,目中透出茫然与悲哀,似乎他们归元宗的命运,怎么也无法改变的了。“我身体不适,先回去了。”吕烟菲站起身子,轻声低语,就要离开回到主宗赐予的居住之地,尽管那里更为络僻,更为萧瑟。

  “这不就是那艳名远播,被暗中称为五阶星域第一炉鼎的吕美人么,的确不错!不愧此番让吕某打点了不少元晶,让你在归元宗解散后,成为我仙音门之人。”一个轻佻的声音,从不远处传来。

  紧接着,一个身穿蓝衫的中年男子,带着温和的微笑,缓缓的从人群内走出,随着他的出现,四周之人有认出此人身份者,立刻神色一变,连忙让开,使得归元宗所在之地,很快就成了空旷,更是变的极为刺眼起来。

  被众人目光落下的归元宗众人,一个个面色苍白,沉就不语。那孙芸,更是咬着下唇,几乎流下鲜血。

  这中年男子并非一人,在其身后还跟着两个白发老者,神色透出阴冷,目光如电,与之对望者,纷纷都会心神一颢。“六阶星域仙音门!看此人的样子,想必就是那宗主大弟子吕英杰了。

  “仙音门已经连续多次在六阶星域分宗内排列第一,颇受主宗器重,据传此番八阶星域宗派最终盛典,我无极宗的三个内定名额,就有一人,出自这仙音门。”“尤其是这吕英杰,据说修炼的功沽极为歹毒,往往需要大量的炉鼎,被他看中之人,即便修为高深,似乎也没有能逃脱者。”

  “有关这吕英杰的传闻太多了,我还听说此人与我无极宗的吕长老,还有一些血脉关联……吕长老修为达到了碎涅大圆满,有他在身后,难怪这吕英杰会如此霸道。”吕烟菲身子一顿,美喜-露出寒芒,转身看向那走来的蓝衫男子这男子相貌颇为英俊,更有一股雄姿笼草。“归元宗,还没有散,也不会散。”吕烟菲声音平静,说完之后,转身就要离去。

  那吕英杰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吕道友莫怪,炉鼎之说,吕某也是听人所述,轻佻之处,还望莫要介意,不过在下也是好心,若归元宗解散,吕姑娘也会有个好去处不是。”

  “莫说归元宗不会散!即便真的散了,我紫道宗,也会全部接纳归无门人!”冰冷的话语传来,却是从另一个方向,渐渐走来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,他冷冷的扫了吕英杰一眼后,看向吕烟菲,抱拳「极为客气的说道:“卢某见过吕道友。”吕烟菲一怔。

  “吕道友莫要多想,卢某与吕兄尽管只有一面,但一夜论道却是终生难忘,归元宗之事,若他回来,别说不会解散,甚至就连分宗第一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卢云从神色露出感慨与追忆。

  “原来卢道友也看中了归元宗,却是又想与在下争抢一次了。就是不知你口中那个吕兄,又是何方之流,莫非说的是我不成。”那吕英杰微微一笑,丝毫看不出喜怒,即便是线,也好似风轻云淡。“住口!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提起吕兄二字,他若来临,杀你一人,如捏死蝼蚁!”卢云从皱眉,毫不客气的喝道。

  q号欠下一章,昨日补上四千,今日又加补三千,共七干字!即便是算利息,也足够了。眼下总算无愧于心,月票正在被好友风凌快速拉近,求月票暖身。

  吕英杰神色略有阴沉,盯着卢云从,他还记得在千年前,就是眼前此人,带着五阶星域紫道宗,成为了五阶分宗第一后,欲挑战六阶星域第一分宗仙音门。

  虽说最终挑战失败,但这对于仙音门来说却是耻辱,此人以踩踏仙音门一战之下彻底使得紫道宗成名,更是让其卢云从这三个字,在整个云海,名气大振!

  更是在此次无极宗大比盛典上,这卢云从来势汹汹,比之千年前更为强大了不少,恐怕最终,还是会选择挑战他们仙音门!

  若是连续被一个五阶宗派挑战了两次,那么仙音门可谓颜面尽丧,胜为理所当然,稍有一些弱势,那即便还是胜了,也会受人暗中耻-笑

  “卢云从,口舌之利,谁人都会,就是不知你口中这莫须有的吕兄,又如何能杀我如蝼蚁!”吕英杰神色渐渐平和,他为人阴沉,喜怒不形于色,却是几个呼吸间,便把方才的怒火不动声色的压下。

  卢云从眼中寒光一闪,望着吕英杰,他自然知晓此人性子,但越看如此,便越是心中厌恶不喜。

  “他若能来,你自有机会知晓!”卢云从声音冰冷,他此番来到这无极宗,除了分宗大比之外,最重要的事哟L,就是想要再见一见王林。故而对于归无宗,极为注意。

  但就在卢云从话语落下的刹那,突然在此地四周便有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,好似从牙缝里吹出一般,环绕四周。“某家也是期待,卢云从你口中这个吕姓之人。”

  这声音刚一传来,卢云从立刻毒色一变,不仅是他,归元宗之人包括吕烟菲在内,均都是神色起了变化。

  这声音好似软弱无力,但传来的瞬间,却是引动了众人的元神,竟然随着声音的起伏,出现了剧烈的波动。若是修为不够者,甚至在这声音下,面色苍白,元神紊乱中立刻被生生阴伤!

  唯有那吕英杰神色如常,眼中惊喜之色一闪而过,他转过身「看向身后,抱拳极为恭敬的说道:“见过赵前辈。”

  在吕英杰身后的虚空,此刻一片扭曲,波纹回荡下,渐渐支出了一人,此人是一个中年男子,最为显眼的就是其鹰钩鼻,薄薄的双唇与阴森的日光,使得此人看起来,极为刻薄。

  卢云从面色变化,许久之后,抱拳沉声道:“卢某见过七阶寻峦宗赵前辈。”他言辞点出了这相貌刻薄的中年男子身份,却是为了提醒吕烟菲等人。吕烟菲脸上隐现苦涩,与一干归元宗修士,连忙恭敬见过。

  此人的出现,似乎使得四周一下子阴冷起来,围观之人连忙退后,更有一些索性立即离开,远远避开这里,此地原本围绕归元宗的事情,似乎正在慢慢改变,成为了紫道宗、仙音门与寻峦宗的事情。

  他们交锋的重点,则是那卢云从口中,似乎莫须有的神秘!}姓之人。

  那赵姓中年男手迈步间,走到了吕英杰身旁,向他略一点头,吕英杰神色更为恭敬。

  “既然别人都说了,那吕某人杀你如捏死蝼蚁,你便接下就是,赵某也想知晓,这神秘的吕姓之人,到底是真是假。”那赵姓中年男子,缓缓开口,声音一如既往的阴柔。

  吕英杰脸上露出微笑,点头道:“既如此,那在下就看看,这神秘的吕某人,又有何神通了。不过若是此人真是莫须有,又或者出现后,不如卢道友所说,那又该如何,还请赵前辈指点。”“若是这样,赵某自然会见证,此事可大可小,岂能儿戏凭空虚言!”那赵姓中年男子神色如常,盯着卢云从,阴森的说道。

  卢云从神色阴沉,半响没有说话,邝七阶寻栾宗,尽管不是七阶分宗最强,但这赵龙却是寻峦宗外事长老,与仙音门私交甚密,若他出面,凭着这种言辞之事,便可坐下大量文章。

  吕烟菲咬着下唇,她看出了卢云从的为难,此刻轻声道:“此事与卢道友没有关联,是我归元宗自身之事,若……”

  没等吕烟菲说完,那赵姓中年男子双眼寒光一闪,冷冷的扫了吕烟菲一眼,这一眼之下,如同实质,仿佛而道剑光轰然而出,直接就落在了吕烟菲双眸内。

  吕烟菲只感觉全身一震,元神轰鸣,身子不受控制的退后数丈,面色苍白,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一下子虚弱起来。“此地没有你这小娃说话的资格!”

 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,归元宗之人一个个神色露出愤怒,但却丝毫不敢有半点言语,只能把这份屈

  辱,生生的吞下,化作满腔苦涩,弥漫全身。”若吕兄没来,或者并非如卢某所说杀吕英杰如蝼蚁般简单,那么卢某个人,自然会给赵前辈一个说法!”卢云从沉就片刻,盯着赵龙,沉声道。

  那赵龙脸上露出阴沉之笑,笑声极为刺耳,不再说话,转身就要离去。他身边的吕英杰,则走向着吕烟菲歉意一笑,看都不看卢云从一眼,随着赵龙,便要离开这里。

  他们所在之地,与这四周范围极大的平台与人群来说,只不过是沧海一栗,就在这时,突然这无极宗各阶分宗大比平台所在的修真星上,一道白色长虹呼啸临近,这白虹惯空,传出阵阵轰隆隆的破空之声,尚未临近,便立刻就吸引了这修真星上大比平台四周所有修士的注意。

  一股碎涅的气息,蓦然间从那白芒内弥漫而出,笼罩四周,立刻这修真星上无极宗,便有数道身影闪烁而出,前去迎接。

  那白芒临近后速度不快,使得所有目光凝聚而去的修士,一眼就看到了其内有一个女子的身影,更清晰的看到了,那一头极为特殊,整个云海只有一人拥有的,蓝色青丝!李倩椽!九阶破天宗!

  哗然之声骤然间就在这天地间响起,在这一刻,几乎此地超过了十万的修士,全部都一眼认出了这蓝发女子的身份!“竟然是破天宗的李倩梅,没想到此番无极宗的分宗大比,竟然能让地来观礼!”“据说此女正在妖宗与兽潮交战,此刻竟然离开战场来到了这里!“传闻兽潮之战内,严禁任何一个参与的修士离开,这李倩梅怎么可能获得了妖宗的同意,来到了无极宗!”

开奖结果| 78222曾夫人论坛| 香港金手指网站| 一肖中特| 好日子心水| 品特轩| 静心阁| 六开彩开奖记录2017| 香港天空彩王中王网站| 金多宝论坛| 刘伯温六合神算| 博码堂| 香港马会天线宝宝资料| 大赢家心水| 二四六报彩神童论坛|